肩部挫伤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什么是软组织损伤 [复制链接]

1#

一、“下腰痛”

“下腰痛”正名为腰骶痛。

二、“坐骨神经痛”

真正的椎管内疼痛来源于鞘膜外炎性脂肪的化学性刺激作用于神经末梢,这是真正的病因,与神经根的压迫无关。

三、“腰骶部劳损”

“下腰痛”的病因全属腰骶部软组织损害的无菌性炎症病变引起,与腰骶部骨性结构的“劳损”并不相干。

四、“关节突综合征”

1、“滑膜嵌顿”的治疗,是用手法,将关节突拉开,手法整复。原理并非整复,主要是手法相应地拉长了椎管外软组织损害导致痉挛缩短的腰肌,起到“以松致痛”的作用。

2、软组织外科学告诉人们:正常的神经组织受到突然的急性机械性压迫刺激,引起的功能障碍只可能出现麻木到麻痹;对渐增的慢性机械性压迫的刺激,由于正常神经组织的抗压作用极强,多不会引起压迫征象;只有神经鞘膜外脂肪出现无菌性炎症病变时,其化学性刺激作用于鞘膜外神经末梢才会引起疼痛。

3、“手法”或“背法”有效的治疗原理,在于突然拉长了脊椎旁痉挛缩短的损害性软组织,特别是受累的骨骼肌和筋膜等,达到“以松治痛”的目的,与解除“关节面的持久交锁,形成关节突粘连”无因果关系。

五、“脊柱峡部崩裂性脊柱滑脱”

骨骼畸形不是疼痛的原法病因,疼痛来源于椎管外损害性病变的软组织。

六、“脊柱弯曲畸形代偿性腰痛”

其实质就是在脊柱侧凸位置上所发生的原发性腰臀部软组织损害,与脊柱侧凸畸形之间似乎不存在因果相连的代偿关系,也就是说,腰臀部软组织损害不一定是脊柱侧凸继发的代偿性“产物”,为此将“脊柱弯曲畸形代偿性腰痛”改称为腰部或腰臀部软组织损害合并先天性或特发性脊柱弯曲畸形,是完全符合客观实际的。

七、“棘间韧带劳损和髂腰韧带劳损”

棘间韧带的主诉痛和压痛,多属脊椎两旁软组织损害性疼痛向中间汇集于脊柱棘突部的传导痛,并非真正的原发性“棘间韧带劳损”的疼痛。这与“尾骨痛”多由两旁臀部软组织损害性疼痛向中间汇集于尾骨部的传导痛,以及“跟骨痛”也可由内外两侧踝后下方的软组织损害性疼痛向下方中间汇集于跟底部的传导痛等所引起的情况完全相同。

八、“黄韧带损伤”

1、凡有黄韧带损害者,必伴有更为严重的椎管内鞘膜外脂肪损害和更为严重的椎管外腰部深层肌损害。

2、一般是,正常的黄韧带可因生理性退行性变而肥厚,只要其下的鞘膜外脂肪是正常的话,则这种渐增的慢性机械性压迫作用于神经根鞘膜或硬膜的神经末梢和神经组织本身,也是不会引起疼痛和不易引起麻木麻痹的。“黄韧带损伤”中的临床表现,全属腰椎管内外混合型软组织损害的共有征象和共有体征。

九、“髂腰三角综合症”

1、因为在该三角区最易患无菌性炎症病变的骨骼肌附着处除多裂肌外,其深层有部分旋椎肌以及浅层尚有骶棘肌(下外端附着于髂嵴的髂后上棘内上缘——骶髂关节内侧缘——骶骨末端背面)。下腰痛时必与此三角附着处的损害有牵连,其区别仅在于以深层的多裂肌和旋椎肌损害为主,还是以浅层的骶棘肌损害为主的问题而已,而单独的多裂肌损害引起“下腰痛”是不可能发生的。

2、腰5横突尖附着的髂腰韧带是最不容易发生损害性病变的软组织之一。

十、“腰椎管狭窄症”

1、腰椎管狭窄症,真正的原发性疼痛因素是椎管内鞘膜外脂肪的无菌性炎性病变。

2、炎性脂肪的化学性刺激作用于内周硬膜外和神经根鞘膜外丰富的神经末梢而引起疼痛;这种炎性性脂肪日久又会变性挛缩,压迫硬膜和神经根鞘膜外神经末梢,会增加疼痛。

3、渐增的慢性机械性压迫刺激正常神经根鞘膜或硬膜涉及神经组织本身,均不会引起任何征象;只有当某些过强的渐增的慢性机械性压迫或锐性机械性嵌压作用与正常神经根鞘膜或鞘膜内的神经组织时,才有可能引起不重的神经压迫征象,以及作用于炎性神经根鞘膜或硬膜的神经末梢时,才会引起严重疼痛,后期有可能合并较轻的神经压迫征象。

4、这种创新的发病机制是具有科学性的。

十一、“腰椎间盘突出症”

1、“腰椎间盘突出症”的疼痛来源于腰椎管外或内外的损害性软组织:椎间盘突出物并非疼痛的发病因素。

2、正名为椎管内软组织损害合并椎管外软组织损害的腰腿痛。

十二、“尾骨痛”

1、双侧严重的臀部(或腰臀部)结合大腿根部软组织的病例,多可以发“不明原因”的“尾骨痛”。可见,“尾骨痛”好似双侧臀部或大腿根部的软组织损害向尾骨汇集一起的传导痛有联系。单在双侧臀部或大腿根部的压痛点上行强刺激推拿后,“尾骨痛”也明显缓解。

2、说明双侧臀部软组织损害的原发性疼痛向内侧传导,或双大腿根部的软组织损害的原发性疼痛哪侧传导,汇集于尾骨部的传导痛。

十三、“骶髂关节扭伤和半脱位”

1、对具有“骶髂关节扭伤”的临床表现者,均根据压痛点分布施行腰臀部和大腿根部的强刺激推拿和密集型银质针针刺治疗而获得痊愈。说明传统的“骶髂关节扭伤”,实际上是腰臀部或大腿根部软组织已有无菌性炎症的病理基础(即潜性压痛点),一旦受到病毒性感染或内分泌紊乱的影响,即使轻微的腰部活动动作下,也会诱发急性疼痛,决不是真正的骶髂关节扭伤。

2、对于“骶髂关节半脱位”,任何关节面软骨均无神经末梢存在,即使出现软骨病变如髌股关节或股胫关节损害或膝、踝关节大骨节病的损害等,经临床验证,均不会产生疼痛;疼痛来源于膝关节或踝关节周围损害性软组织。

2、不采用手法整复,只施行腰臀部和大腿根部的密集型压痛点银质针针刺疗法,均取得立竿见影消除征象的满意疗效。

3、其原因是,腰臀部和大腿根部的软组织损害性疼痛突然发作,痛度严重;骶髂关节为周围附着的多组痉挛肌肉的牵拉力不协调而形成骶髂关节的交锁,故在麻醉下手法整复时出现整复感和听到来自骶髂关节的响声。

十四、“腰骶后韧带损伤”

1、“腰骶后韧带损伤”,根据压痛点分布施行定型的腰臀部或臀部结合大腿根部软组织松解手术或者密集型银质针针刺疗法,均可完全消除““腰骶后韧带损伤”,的全部征象。

十五、“臀中肌综合症”

1、在臀部软组织损害中,臀中肌髂翼外面附着处的无菌性炎症病变是引起疼痛的重要原因之一。单独出现臀中肌损害性病变而无臀大肌、臀小肌、阔筋膜张肌等损害者,是难以想象的。

2、因为,无论是臀部软组织受急性损伤或慢性劳损,最先受累的臀部肌肉是臀大肌和阔筋膜张肌等浅层的软组织,其次是其下的臀中肌、臀小肌等。前者受累的程度强于后者,无菌性炎症病变前者也重于后者。臀中肌的损害性病变属臀部软组织损害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

十六、“梨状肌综合症”

1、梨状肌是位处臀部深层的骨骼肌之一。外有强大的臀大肌覆盖。无论是急性损伤或慢性劳损的作用力,对此肌的影响均是最为轻微的,一般不易引起梨状肌的损伤或损害。

2、从解剖结构分析;盆腔出口处坐骨神经的前方均属软结构而无骨性障碍。因此,即使梨状肌“发生肌痉挛、肥大或挛缩时”,对坐骨神经是不会产生压迫征象的。只有当臀部软组织损害的无菌性炎症病变发展、蔓延到梨状肌筋膜周围和坐骨神经鞘膜周围的脂肪结缔组织时,才会引起疼痛。

3、“梨状肌综合症”不是独立的疾病;真正的疾病是臀部或腰臀部结合大腿根部软组织损害。梨状肌变异不是疼痛的原发因素;对臀部软组织松解手术证实有梨状肌变异者,也可以诊断为臀部或软组织损害合并梨状肌损害变异。

十七、“坐骨神经出口狭窄症”

1、典型的“放射性坐骨神经痛”的极大多数主要来源于髂翼外面阔筋膜张肌、臀中肌、臀小肌附着处的损害性病变。

2、坐骨神经干对渐增的慢性机械性压迫具有强大的抗压作用。

3、不论是急性损伤后遗或慢性劳损形成的臀部软组织损害,最先受累的是外周的皮肤和皮下组织,其次是臀大肌、阔筋膜张肌、臀中肌和臀小肌。一急性损伤为例,梨状肌或坐骨神经因位处深部,是最不易受累的组织,急性损伤的机会少。

4、健康人的大腿内旋动作是通过股内收肌群和半腱肌、半膜肌的紧张与缩断结合臀肌(臀大肌、梨状肌、闭孔内肌、上松肌、下松肌)等相应的松弛与拉长共同协调完成。

5、健康人的大腿外旋动作是在臀部肌群中主要依靠臀大肌,其次是梨状肌紧张与缩短并结合上述内旋肌群的松弛与拉长共同协调完成的。

十八、与大腿根部软组织损害有联的几种痛症

1、“股神经痛”,这种股前区痛等诸种临床表现以及股神经紧张试验的阳性体征,多见于大腿根部软组织损害。这是由于在股内收肌群损害中,特别是以耻骨上支和耻骨结节附着的诸肌为主

的损害,在股神经紧张试验的检查中,其肌附着处受到强烈的牵拉性刺激,不但引起股前区痛等临床表现,还会引起所谓的股神经紧张试验的阳性体征。

2、由此可知,极大多数“股神经痛”等一系列临床表现属椎管外发病因素所引起;因椎管内发病因素致痛者仅占极少数。所以股前区痛临床表现以及股神经紧张试验的阳性体征,是腰椎管内外软组织无菌性炎症病变所共有;与腰3以上非疼痛因素的椎间盘突出物压迫神经根无关联。

2、“股神经痛”、“髂腹股沟神经痛”、以及“股内收肌综合征”、的诸种临床表现,通过大腿根部软组织松解手术均可根治的疗效验证,上述均应该归于大腿根部软组织损害这一正确诊断之内,以求得统一。

软组织的手术瘢痕粘连痛这个问题,

沈克非教授说:“手术痛是暂时的,瘢痕粘连形成后这种切口痛会逐渐自行消失的”;瘢痕粘连不会引起疼痛,所以他们以后就再不来找我了”。笔者认识是,手术引起的创伤性无菌性炎症反应刺激切口的神经末梢,会出现切口痛。即使这些炎症因素在切口瘢痕粘连形成过程中还继续存在,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会自行消退直至完全消失,最后达到基本正常的柔软度。由此明确,单纯的切口瘢痕粘连是非疼痛因素,属客观事实。这种瘢痕的粘连与软组织无菌性炎症的病理性粘连有区别,不应混淆。

十九、“阔筋膜张肌肌筋膜炎”弹响髂”

1、临床实践验证,凡臀部或腰臀部有轻重不等的软组织损害性病变者,必伴有阔筋膜张肌的损害;凡有阔筋膜张肌损害病变者,也必有阔髂胫束的损害。对腰痛并发“坐骨神经痛”而言,三者不能缺其一。

2、关节外“弹响髋”,由髂筋束变性和挛缩严重引起,当髋关节屈曲、内收、内旋时,增厚的髂筋束后缘滑过股骨大粗隆突出部发出弹响;关节外“弹响髋”,由髋关节周围的多组损害性病变的肌群牵引力不均匀、导致股骨头与髋臼之间软骨对合面出现微细差异,以至髋关节在特定的某一方向活动时立刻发生交锁,影响功能,但当其向其他方向活动而解除此关节交锁并随着发出弹响声。

3、“阔筋膜张肌肌筋膜炎”只是臀部软组织损害的组成部分

之一,它不可能单独发生无菌性炎症病变。

4、“弹响髋”也仅是髂胫束变性挛缩或髋关节损害病变肌群牵引力不对称的继发性临床表现,均属征象而不是病因。

二十、“耻骨炎”

1、其主述痛和压痛并非来自耻骨联合的关节软骨本身,主要来自两侧耻骨上下支附着的损害性骨骼肌,其两侧的疼痛向中央传导汇集于耻骨联合的关节软骨;再结合来自耻骨联合上缘附着处肌肉痛向下传导,也汇集于该此。

2、这类情况同样可以出现在脊柱两旁软组织损害向中央方向汇集,在自颈椎直至尾骨的每个棘突或中嵴上形成传导痛和压痛一样,这是软组织外科学宝贵的经验总结之一,在诊断和鉴别诊断中决不能等闲视之。

3、耻骨联合和椎体间关节一样,全属微动关节,它们的关节软骨中均无神经末梢存在,故而不可能引起疼痛。

4、对某些严重的“耻骨炎”久治无效的病例,施行双大腿根部软组织松解手术,必要时结合腹直肌和棱锥肌耻骨联合上缘附着处松解手术。

5、正名为“大腿根部软组织(或结合腹直肌和棱锥肌耻骨联合上缘附着处)损害”。

二十一、“耻骨联合分离”

1、“主诉痛”、“压痛”是两侧股内收肌群耻骨附着处向内发出汇集于耻骨联合部的传导痛,或结合棱锥肌耻骨联合上缘附着处向下发出集中于耻骨联合部的传导痛;疼痛与耻骨联合本身无关。

2、实际上,是双侧股内收肌群耻骨支附着处损害,或结合传导痛和腹直肌耻骨联合上缘附着处损害向耻骨联合部位发出的传导痛。

3、正名为“原发性双大腿根部或结合耻骨联合上缘附着处软组织损害性耻骨联合部传导痛”。

二十二、计划生育后遗痛

1、根据股内收肌群耻骨上下支或结合腹直肌耻骨联合上缘附着处高度敏感的压痛点,常规地施行大腿根部软组织或结合耻骨联合上缘附着处软组织行松解手术,男性病例消除了下腹痛、腹股沟痛、下肢传导痛和性功能障碍等;女性病例消除了腹痛、腹股沟痛、月经痛、性交痛输精管结扎手术后遗症,输卵管绝育手术后遗症。两组病例均取得远期疗效的治愈显效率。

2、正名为:耻骨部潜性软组织损害受男(女)性绝育手术激发的后遗症”。

二十三、“髋关节骨关节病”

1、实践证明:“髋关节骨关节病”的疼痛来源于髋关节外周围骨骼附着的损害性软组织;而骨性改变的或畸形的髋关节属骨骼的退行性变,而不是疼痛因素。

2、“髋关节骨关节病”正名为“臀髋部和大腿根部软组织损害合并非疼痛因素的髋关节肥大性改变”。

二十四、“髌腱末端病”

1、“末端病”,的实质是软组织损害。是髌下脂肪垫髌尖粗面附着初无菌性炎症的病变。

2、髌韧带髌尖部附着处可以出现生理性骨性退行性变,但这种骨骼的老化表现不可能引起疼痛。

3、髌尖前面附着的髌韧带非常坚韧,不容易引起单独的急性损伤或慢性劳损,因此也不易引起单独的髌韧带附着处的无菌性炎症病变所导致的膝前方疼痛。

4、膝前方疼痛来源于髌尖粗面附着的髌下脂肪垫损害。

5、于无菌性炎症的髌尖前方附着的髌韧带与炎症的髌尖粗面附着的髌下脂肪垫,两者在髌骨下缘紧密相邻仅有前后之区分。不了解正规的髌下脂肪垫压痛点检查操作的人,就在髌骨下缘两者比邻部位作滑动按压,极容易把髌下脂肪垫损害的疼痛错误地当做髌韧带尖附着处的疼痛来认识。这完全是意料中的事情。

6、“髌腱末端病”的膝前方痛来源与髌尖粗面附着的髌下脂肪损害;髌韧带髌尖前面附着处不存有损害性病变,故而不会引起疼痛。

7、“髌腱末端病”正名为“髌下脂肪垫损害”。

二十五、“跟骨刺”

1、跟骨的骨质增生与全身各个骨骼的骨质增生一样,均属生理性退变而不是病变,不可能引起疼痛。

2、20世纪60年代初起,笔者在椎管外软组织松解手术治疗腰腿痛的医疗实践中发现,治愈的部分病例术后却出现同侧膝痛合并跟底痛或同侧踝痛合并跟底痛。前者补行髌下脂肪垫松解手术、后者补行内外踝下方软组织松解手术解除膝痛或踝痛的同时,则跟底痛均随着立刻消失。

3、根据压痛点决定本病的诊断方法如下:助手紧压跟底部软组织引出剧痛时保持拇指的压力和位置不变,检查者立刻按照髌下脂肪垫损害的压痛点检查方法,在髌尖粗面脂肪垫附着处滑动按压,引出膝痛而使跟底部压痛立刻消失;但当检查的拇指尖停止滑动按压髌间粗面时,跟底部压痛又自行立刻重演,说明髌下脂肪压痛与跟底痛有因果关系。反之不然。

4、检查者应更换检查部位,两拇指尖紧压内外踝后下的胫骨后肌、胫骨长短肌的腱鞘时,引出剧烈踝痛而使跟底部压痛自行立刻消失;同样,去除两侧踝部压迫而使跟底部压痛又会立刻重演。

5、前者为髌下脂肪垫损害并发传导性跟底痛;后者为内外踝后下方软组织损害并发传导性跟底痛。

6、跖腱膜附着的“跟骨刺”不是跟底痛的致痛病因,不需鉴别。

二十六、“扁平足”

1、不论“先天性发育畸形”、“遗传性扁平足”或“后天性或劳损性扁平足”等骨骼畸形,均不是疼痛的原发因素;疼痛来源于踝关节周围软组织的无菌性炎症病变。

2、严重的扁平足畸形,只要踝关节周围软组织没有无菌性炎症病变的存在,则是不可能引起疼痛的。

3、正名为“踝关节周围软组织损害合并非疼痛因素的扁平足畸形”。

二十七、“颈椎病”

1、“颈椎病”,实际上全由椎管外头颈背肩部和锁骨上窝的软组织损害而来,与颈椎的骨性退变并无关联。

2、软组织外科学认为:椎间盘退变本身极其继发性骨赘不是“颈椎病“的发病因素(除脊髓型);颈椎管内外软组织损害才是本病的发病因素。由于颈椎管内鞘膜外脂肪罹患无菌性炎症病变者临床上少见,故上述”混合型颈椎病“的临床表现多由头颈背肩部和锁骨上窝软组织损害而来。

3、如果在头颈背肩部和锁骨上窝作全面和系统的压痛点强刺激推拿而使征象立刻显著缓解者,不论颈椎骨退行性变何等严重,还应明确为椎管外软组织损害;无征象改善者,方可考虑椎管内其他的发病因素。

4、椎管外软组织松解手术的治疗原理只涉及头颈背肩部的损害性软组织,从未涉及颈椎管内退变性骨赘。从而说明远期治愈效率全来自头颈背部软组织损害,与颈椎管内退变骨赘无丝毫联系。正因为退变性骨赘本身属非疼痛因素,故而与神经组织接触不会引起疼痛;又因骨赘形成的过程十分缓慢,其渐增的慢性机械性压迫作用于神经组织,由于后者的抗压作用极强,故而椎管内骨赘不易引起麻木或麻痹。只有当颈椎管内鞘膜外脂肪罹患原发性无菌性炎症病变时才会引起椎管内软组织痛。

5、对现有的“颈椎病”有效的非手术的治疗原理,以软组织无菌性炎症致痛理论作讨论分析,由于无法改变“颈椎间盘退变本身及其继发性改变”的骨赘,不可能对“颈椎病”起治疗作用。对非手术有效的“颈—椎动脉—神经根—交感神经型颈椎病”实质上全是对头颈背肩部损害性软组织起治疗作用。

6、传统的机械性压迫致痛学说全属阴差阳错,应该以椎管内外软组织无菌性炎症致痛学说取代;传统的针对椎间孔内骨性退变治疗本病的原理属张冠李戴,应该以针对椎管内外软组织损害的治疗原理取代;“椎动脉型颈椎病”或“椎动脉—神经根型颈椎病”的诊断名称是错误的,应该用椎管外软组织损害性头颈背痛或颈背间臂手痛取代;无效病例要考虑其他学科的疾病包括椎管内软组织损害的可能性;软组织损害性头颈背肩臂痛也要按解剖分型:分为椎管外、椎管外和椎管内外混合型三种诊断;采用笔者创用的颈脊柱“六种活动功能结合压痛点强刺激推拿”检查对上述三型可以做出精确的鉴别。

7、“脑震汤后遗症”,体检中发现患者均有高度敏感的头颈背肩部和锁骨的软组织损害压痛点,其上分别施行强刺激推拿治疗,均可使征象立刻消除,未遇无效病例。由此可见,“脑震汤后遗症”全

属头颈背肩部或腰骶臀髋部软组织损害的固有征象。其发病机制是:当头颅受伤引起脑震汤的同时必涉及邻近的躯干上部软组织罹患或多或少的牵拉性损伤。

8、“脑震汤后遗症”的临床表现全是急性损伤后遗的头颈背间部和锁骨上窝软组织损害的固有征象,与脑震汤无关。

二十八、“膜迷路积水”

1、体检中发现该病例的头颈背、肩部和锁骨上窝均有高度敏感的压痛点,其上分别施行强刺激推拿后,均立即全部消除了

“膜迷路积水病”的所有征象。

二十九、“咽异常感”

1、“咽喉异常感”的病因是咽喉外周的头颈背肩部和锁骨上卧软组织损害对咽喉的传导影响,对“功能性病变”要注意,不要轻易作出诊断。

2、“咽喉异常感”正明为“头颈背肩部和锁骨上卧软组织损害性咽异常感”。

三十、“落枕”或“失枕”

1、“落枕”是椎管外软组织损害的一种临床表现:其发病机制系头颈背肩部和锁骨上窝软组织的潜性无菌性炎症病变的压痛点,受到病毒感染的激惹而使征象突发,颈项的“睡觉姿势不正“或”枕头的高度不适合“最多起一诱发作用,不应该当作发病机制看待。

2、“落枕”正名为“突发性头颈背肩部和锁骨上窝软组织损害的诊断”。

三十一、胸廓出口综合症

1、人体任何先天性畸形,不论是骨性还是软组织性,均是生而固有的畸形。它与多数人的正常骨骼或软组织相比较却属异常;但对其本身来讲,这种从胚胎逐渐生长发育而来的骨骼或软组织不应该说是异常。神经血管长期适应在这个环境,不可能引起压迫征象;而且由此畸形者,当青壮年身体活动能力最强旺时期多无征象;相反,畸形多在中年时期因头颈背肩臂痛作X线检查中附带地发现。笔者不治疗骨骼或软组织的畸形,仅针对局部所有压痛点施行强刺激推拿或密集性银质针针刺,必要时行椎管外软组织松解手术,也可消除疼痛或麻木,说明这种先天性骨骼或软组织畸形与这些征象并无联系。

2、“胸廓出口综合症”的发病、机制不在于上述的骨性或软组织变异,其真正的发病机制在于头颈背肩部软组织损害时,锁骨上窝的软组织也罹患了无菌性炎症病变。首先是胸锁乳突肌和前斜角肌的上下端附着处出现无菌性炎症病变引起锁骨上窝痛,常在头颈背肩部软组织松解手术后征象突出,补行锁骨上窝软组织松解手术以及切断放松此两肌和钝性游离该段松解所及的臂丛神经的上、中、下支以后,可完全解除其征象。

3、“胸廓出口综合症”的治疗,不处理颈肋,仅处理锁骨上窝的损害性软组织可以达到治疗的目的。如此就明确了本病的病因全属软组织的无菌性炎症,而不是单纯的骨性或软组织机械性压迫因素。

4、合并真正的臂丛和锁骨下动脉受压引起的“胸廓出口综合症”的传导征象者,临床上并不多见;主要是人们对肩胛骨背面三肌附着处损害引起的上肢传导征象不认识,而误诊为“胸廓出口综合症”。

5、“胸廓出口综合症”完全是锁骨上窝软组织无菌性炎症病变变异导致的疼痛;他、日久该处的肌肉、筋膜或其它软组织出现晚期继发因素的病变,又导致变性挛缩的纤维肌肉束带对臂丛和锁骨下动脉产生剪力作用,引起上肢神经血管的压迫征象。

6、“胸廓出口综合症”正名为“头颈背肩部软组织损害合并锁骨上窝软组织损害继发神经血管压迫症“。

版权声明:本文转载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文中内容为转载,所涉及到各类药方、验方等仅供参考学习,不能作为处方,请勿盲目试用,本平台不承担由此产生的任何责任!期待您的原创投稿,邮箱:

qq.
分享 转发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